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市场分析

难忘烽火岁月

2019-04-17 17:46:14
  望着一张古旧发黄的爸妈遗照,威武的父亲与年轻母亲慈祥的脸容。爸爸名叫钟运煜,妈妈李爱花,让我陷入了七十年前日治时代的悲惨记忆中……    1944年一个风雨交加的大白天,阴霾覆盖着望加丽岛,我那时未满五周岁,与两个姐姐和两个哥哥抱头痛哭,骨瘦如柴的年轻妈妈时年三十五岁就与世长辞了。疾风猛吹,大雨倾盆下,几个壮汉把妈妈的遗体抬进四块板钉成的棺木里,五花大绑捆起来,爸爸泣不成声,就在倾盆大雨中出殡了。我们五个兄弟姐妹被大人牵持着没有去送殡,如今回想起来,没有给妈妈送上最后一程,是我此生中最大的遗恨。    我们一家原居住在新加坡,爸妈从祖籍国海南岛乐会县漂洋南渡,在星洲海南二马路开设了一间咖啡店。时值二战,日本攻占大半个中国,即将大举南侵的信息风传,日机经常盘旋扫射,新加坡人惶惶不可终日,纷纷向外逃难。我家也不例外,匆忙间举家搬离新加坡,前往就近的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避难。1941年3月,我就出生在苏岛北干巴鲁的丛林避难所里。后来爸爸决定搬迁到望加丽岛海港,那里早在清朝时就有华人居住。爸爸好不容易向当时的甲必丹“吃青”永久租赁了一间两层楼房,照常经营起咖啡店饮食买卖来,店号“源源咖啡店”,生活暂时安定了下来。    这时岛上也不断有新加坡人搬迁过来,有些暂时落脚后又转移到别的地方去。长大后我才知道,原来,一批从中国大陆逃难的抗日文化人,如王任叔、胡愈之、郁达夫、邵宗汉、刘岩、沈兹九、张绿漪、郑楚云、张楚琨、朱志辉、陈燕贻等人,新加坡沦陷前夕,也纷纷外撤到苏们答腊岛来,望加丽、石叻班让成了他们撤离的第一站。那时望加丽岛上有一家海南人咖啡店,店主黎氏原来是早前撤离到南洋的琼崖红军抗日纵队队员,他开设的“乐香园咖啡店”,成了南撤抗日文化人每天聚首的场所。他们纵谈国事,很吸引望加丽的知识青年,常会主动协助支援抗日分子,其中就有后来成为印华著名作家与诗人的柔蜜欧·郑(原名郑志平,也叫郑远安,亦是新加坡南下移民),他们每天与抗日文化人为伍,聆听抗日伟论,谈诗论文,并常赋诗和对,使得柔蜜欧·郑受到了郁达夫等抗日文化人极为深刻的思想与文化影响,影响了他终生与文学结缘,古诗、新诗、散文等著作甚丰,二十世纪七十至九十年代,柔蜜欧·郑在苏哈多军人政权封杀华文华语的黑暗年代,发表了无数为避开政治审查的深奥哲理杂文与诗词,高举弘扬华族文化的旗帜,提出“石在,火种不灭”的崇高理念,在印华文坛里发挥了举足轻重的积极作用,成为印华文坛闻名的拓荒翘将。    新加坡沦陷后,王任叔、郁达夫、沈兹九、邵宗汉等又及时转移到苏岛苏西内地巴爷公务,在这里落脚开设经营酒厂做掩护。后来除了郁达夫留在巴爷公务,其他人再继续转移分散在苏北棉兰、先达一带。他们积极推动领导了当地的抗日活动,激发了无数华侨青年积极分子如:周斌、陈吉海、张扬人、霍警亚、赵洪品、陈洪、张凤书、林明云、王家声……先后组成了苏岛人民反法西斯同盟与苏岛华侨抗敌会,后来统一成苏岛反法西斯总同盟,简称总同盟。在棉兰、先达、半路店、奇沙兰、亚沙汉、勿拉湾等地,创立肥皂厂作为联络站,建立了许多抗日支部,开展了可歌可泣的抗日斗争。并油印地下刊物《正义报》、《自由报》、《 前进报》等,组织学习小组,积极开展理论学习,他们活动的基地先达,被誉为“小延安”,培养了众多爱国抗日分子与文化精英,成为苏北抗日组织的急先锋,为战后苏北地区的文化爱国运动准备了坚实的干部基础,使棉兰后来发展成为名副其实的华文文学不沉的航空母舰,影响至今,意义重大。    只是后来如火如荼的抗日活动,不幸被叛徒林桐杰出卖,发生了震惊印尼的“九二0事变”。日军大批拘捕抗日分子,严刑拷打,周斌、陈吉海等十一人壮烈牺牲,郑子经、谢常青等八十九人被捕入狱。王任叔、胡愈之、邵宗汉、刘岩、沈兹九等南来抗日文化人,以及许多当地抗日青年如陈洪、张扬人、叶贻东、张希石等,在广大爱国华侨的掩护下,及时撤离到偏远小村,隐姓埋名务农,许多华人冒险暗中资助他们,使他们安然躲过日军的逮捕,为后来棉兰地区的爱国团结工作保留了宝贵的火种。郁达夫却不幸在日本投降后,在巴爷公务市郊,惨遭日本宪兵杀害。    当王任叔、郁达夫等抗日文化人刚刚离开望加丽,日本侵略军攻占望加丽岛,荷兰殖民军不战而逃,溃不成军。日军 占领望加丽后,施行了严厉的军事管制,当时一个充当日军翻译的台湾人名叫“黎亚”的,被当地华人称为汉奸,狐假虎威,拿着一张日本宪兵部的命令书,凶神恶煞地霸占了我家咖啡店,我们在日军刺刀下强行被驱赶,只好搬迁进旁街的小木屋里去。一家人顿时失去生计,爸爸不得已出海当船员。妈妈带领我们一家人,租用了后山笆的一块地,每天在田里劳作,种些树薯、玉蜀黍等蔬菜,勉强度日。爸爸很久才回来一趟,带回一些日用品,又很快出海去了。由于田里劳作繁重,又缺乏营养,我们都瘦得皮包骨,妈妈更是虚弱,经不起岁月搓磨,竟然患了当时是绝症的肺痨病,可怕的“痨病”使她干咳得好厉害,加上无钱缺医少药,妈妈的身体一日比一日虚弱,后来竟然咳得失声,讲不出话来。妈妈每每看到我靠近她身旁,总是挥着疲弱无力的手,吩咐姐姐把我抱离她身旁,妈妈担心肺痨病感染了我,总是含着眼泪把我赶离远去。妈妈呀!到底是谁害了我们一家人?是谁害死了你?太阳旗下的苦难日子,何时能终结?    疾风暴风雨里妈妈出殡的那一幕,让我刻骨铭心。长期来总是在我的脑海里盘旋着,日寇的残暴总是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田里。那时日军在城里横行,人们慑于威势,三缄其口,每当人们经过日军哨站时,那站岗的日本兵总要路人哈腰行九十度礼。有一次,我匆匆路过,那日本哨兵突然举枪高叫:“拔克罗!行礼的有!”我心里扑扑跳,鞠躬行了礼就赶紧快步走开,从此再也不敢经过日军岗哨。有一次,看到一个印尼独立分子,被日军逮捕了,严刑拷打后游街示众,还一路用枪柄殴打,那独立分子满身是血,却顽强地高呼口号:“打倒日本军国主义!”、“独立!独立!印度尼西亚万岁!”后来被强行推到海边残忍处决了。    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后,望加丽岛成了政治真空状态。这时从马来半岛进来两个马共红军,这两个腰配短枪的马共分子,把当地华人青年组织起来,他们拿着木枪长刀,天天集训操练。这批被当地华人称为“假红军”的一个杰作,就是逮捕正法了汉奸黎亚。记得那天正午,“假红军”把黎亚住所团团围住,手持短枪的两个马共分子,带领了队员冲进去,把黎亚逮个正着,就五花大绑捆起来推出去。他们把汉奸游街示众,街上挤满人群,群情激愤,人们高呼:“枪毙汉奸!”“赶走日寇!”“假红军”把一条早已备好的粗大橡胶带,点燃了高高举在汉奸头上,一滴一滴烧化了的橡胶脂,滚烫地滴在汉奸身上。那汉奸不哼一声,在群众激昂呼声中,被带到一个足球广场,“砰!”一声被枪决了。    那作恶多端的汉奸被处决后,岛上居民大快人心。第二天,爸爸后腰里倒插着一个大榔头,在居民们的助威下,收回了我家的店屋。我高兴极了!直冲上二楼,楼上空空荡荡,我猛地发现角落里的一个日本小狗熊玩具,我高兴地捡起来,这是我生平第一次见到玩具。由于太兴奋了,我得意忘形地冲下楼去,不想竟失脚从五米高的楼梯上翻滚下来,吓坏了大人们,把我抱起来时,已是血流满脸,跌破头盖骨。爸爸气愤地把那日本玩具撕得粉碎,气未消定,破口大骂日本鬼子。我号啕哭喊“妈妈!妈妈!”不是因为伤痛流血而哭泣,而是突然想起妈妈不在身旁,因失去母爱而号啕痛哭起来 !    至今,在我的头额上还留下了一块不小的疤痕。每每抚摸那头上窟窿,总会忆起 妈妈苦笑时的无奈愁容,更忆起日治时期的苦难。中国八年浴血奋战,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终于众志成城,万众一心,把法西斯日寇赶出了中 国大陆,印度尼西亚也获得了民族独立,建立了印度尼西亚共和国。如今日本宣告无条件投降,世界反法西斯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之际,回顾历史,绝不能让安倍右翼势力在日本抬头,侵略历史不能重演,安倍极力否认侵略罪行,必须制止日本右翼势力的 嚣张,警示后人,警惕日本军国主义复辟,制止战争,保卫世界和平。    爸爸、妈妈安息吧!苦难的日子已经过去,2015年是中国的世纪元年,中国的和平崛起,已经成为坚不可摧的保卫世界和平的中坚力量,成为亚太地区和平稳定的巨大磐石,安倍右翼势力复辟军国主义的图谋绝不会得逞。中国阵容浩大的海、陆、空各精良军种,高科技、现代化、信息化的军事装备,大展雄姿,盛大的阅兵礼,威武整齐的男女解放军方阵、反法西斯老兵方阵,英姿飒爽,整齐划一,让世人耳目一新。

东莞市职业装现货

东莞附近厂服订做

东莞周边工作服现货

东莞职业装照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