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市场分析

时装秀 偶像的力量 (图)

2019-03-04 20:21:10
导语:超模和明星向来受世人瞩目,在时装娱乐化的今天,她们俨然成为了大众的时尚偶像。从某种意义上说,明星们正以比设计师更直接和迅速的方式影响着大众的穿着潮流。

  

时装秀 偶像的力量 (图)

  超模和明星向来受世人瞩目,在时装娱乐化的今天,她们俨然成为了大众的时尚偶像。从某种意义上说,明星们正以比设计师更直接和迅速的方式影响着大众的穿着潮流。久而久之,在这个设计师也能成为大明星的时代,大明星反过来创建自己的品牌,直接贩卖个人风格,也是势所必然。

  女性设计师有一项优势,是男性设计师无论如何也比不上的。她们可以把自己的设计穿上身,在记者面前款摆纤腰,展示这条裙子是如何日夜皆宜。

  已故的女设计师Valentina Schlee 就是这一做法的最佳表率。早在上世纪40 年代的纽约,这位来自乌克兰的美女就风靡了大批明星,其顾客包括凯瑟琳·赫本、玛琳·黛德丽和葛丽泰·嘉宝。在从事时装行业之前,她自己也曾当过演员,因而无论是接受媒体采访还是在自己的秀场上,她都坚持穿着自己的设计进行展示。她曾表示:“我没有设计服装,我只是在设计女人。”可以说,她是Karl Lagerfeld、MiucciaPrada 和Marc Jacobs 这些明星设计师的先驱,在她逝世20 年之后,人们也还没有遗忘这位最早的时装明星——最近纽约城市博物馆举办了她的纪念展,开展当晚,有超过千人出席开幕式。

  通过半个世纪前对这位女设计师的电视访问录像,我们不难发觉,很多时候,她都是以自己为蓝本进行创作。50 年过去了,女权运动已经改变了女性的社会地位。那么,女性时装设计师的视野有没有改变呢?我们很难给出肯定的答案。今天的大多数女性设计师仍然将关注点落在自己身上。她们向其他女人发出邀请,希望自己的风格能获得同性的认可。

  再现个人风格的女设计师

  在刚过去的纽约时装周上,Carolina Herrera 以一系列矿石色系和闪光表面的设计展现了她独特的女性力量——骄傲、多变、光彩照人。“在艰难的岁月里,你更要坚强、乐观。”在后台,设计师对记者说。她一如既往地穿着标志性的白色宽松上衣和长裤。另一名著名的女性设计师Diane VonFurstenberg 也显得兴高采烈。她新一季的系列很有研究价值,因为这次她找了一位男性设计师Nathan Jenden 来共同创作。“我们玩得很开心!” Von Furstenberg 说道。她的09 秋冬系列混合了嬉皮风和奢华感,在色彩和面料上都营造了强烈的对比效果,显得有点夸张。大量动物花纹、格子呢、斜纹软呢和针织面料糅合在一起,搭配大花丝袜,表现了这场发布“游牧人”的主题。不过正值大批工人失业,在街头东游西荡,DVF 却抛出这种主题,是否有点不合时宜呢?还是让我们好心地理解为,设计师试图以她一贯的舒适易穿、女性气质浓烈的服装来帮助我们暂时忘却严酷的事实吧。Erin Fetherston 则穿上了一条带裙衬的娃娃式迷你裙出场,来点出她新系列诙谐的“军旅风洋娃娃”主题。模特们身着饱满的裙子和利落的夹克,腿上则穿着条纹或圆点纹样的丝袜。这一主题旨在平衡男女气质之间的关系,颇为讨巧,但毫无革新可言。唯一值得一提的是,Fetherston 用来诠释了自己的方式可谓相当活泼。

  而一度将男女装搬上同一个伸展台的Donna Karan 这次决定走回老路,只做女装发布。“对我而言,女装是我的个人写照,而男装呢,我只好去参照生活中认识的男人。”她说。DKNY推出了一系列时髦而复古的通勤装,从短外套、过膝裙、鸡尾酒会帽到缠绕式上装和带悬垂的连衣裙,不仅让人回味起典雅的1930 年代,更像是出自Donna Karan 本人灵魂深处。

  贩卖个人风格的女明星

  跟文章开头提到的Valentina Schlee 一样,时装界最早的女性设计师之一Coco Chanel也曾以自己独特的穿着博取关注。然而比起这些前辈幸苦营造自己的风格,等到被世人认可之后,再拿风格来做生意,如今有人找到了远为省力的捷径。当然,除非你是Kate Moss 或Victoria Beckham,否则这条捷径谅你也走不通。

  超模和明星向来受世人瞩目,在时装娱乐化的今天,她们俨然成为了大众的时尚偶像。由于一目了然、容易仿效,因而明星街拍广为流传。从某种意义上说,明星们正以比设计师更直接和迅速的方式影响着大众的穿着潮流。时装品牌也已经习惯于通过明星的穿着来推广自家的产品。久而久之,在这个设计师也能成为大明星的时代,大明星反过来创建自己的品牌,直接贩卖个人风格,也是势所必然。

  作为最著名的时尚偶像之一,KateMoss 借助与Topshop 的几季合作,已然成功地将自己的衣橱私藏推广到了全世界。这得益于她特立独行的穿衣和行事风格。这个世界充斥着满口瑜伽课程、在电影里跑跑龙套的模特,而Kate Moss 与她们截然不同。她不会拿绿茶和“土食主义”之类的话题来烦我们,她跟邋遢的摇滚明星约会,承认自己有毒瘾,真诚地信仰上帝——此后又光着上身,伴着男朋友的音乐在互联网上跳舞。我们都知道,明星们的生活和我们不同,而Kate 把这种不同无限扩大了——她是从另一个空间来的,她的生活比普通人好玩一百倍。因此,只要简单地拷贝一下她的衣橱,Topshop 就做到了名利双收。

  另一位伦敦姑娘Sienna Miller 比Kate Moss 走得更快。这位年仅27 岁的混搭女王与自己毕业于中央圣马丁学院时装设计专业的姐姐SavannahMiller 合作,于2007 年推出了自创品牌Twenty8Twelve,并登上了本季伦敦时装周的伸展台。正当大多数参加奥斯卡颁奖典礼的女明星们在好莱坞奋力地拉扯着自己的礼服拉链时,SiennaMiller 却远在伦敦Bloomsbury 的一间废弃牛奶场里,为品牌的发布做最后的准备。

  满头蜜色长发的Sienna 对自己的顾客群胸有成竹。“她应该是个有型的伦敦姑娘。”她说——正和她本人一样。在她多姿多彩的感情生活占据小报版面之前,她那波西米亚式的穿衣风格曾经是大小媒体的热门话题。而Twenty8Twelve 的风格也刚好符合伦敦时装周给人的一贯印象:勇于尝新、见识不俗的年轻人,而不是墨守成规的大人。

  市道如此不好,不少品牌都取消了发布,而Twenty8Twelve 却敢于逆势而行,挑选这个时机登上伦敦时装周,这恐怕也是得益于Sienna 的明星效应。“这正是我们成长的时机,”她在发布会后台表示,“在目前的经济背景之下,如果我们安于现状,其实就是停留在生死存亡线上。我们得把品牌往前推进才行。”她们的努力有了回报——Browns商店等精品店都给她们下了订单。

  无独有偶,就在Sienna Miller 发布自己的新系列时,另一位女演员ChloeSevigny 也在伦敦,正为自己的同名品牌在今年秋季进驻Selfridges 店和Dover Street Market 作准备。她的品牌走的是unisex 路线——这当然也是来自于她自己的风格。据称,这位名列“最佳着装名单”的明星的设计已经获得了从洛杉矶到迪拜的各路买手的青睐。而她自己也坦率地表示,比起作为无名小卒起家,身为一个家喻户晓的明星设计师要开心得多。“我可不用在城里到处跑来跑去找面料。”她说。

  作为设计师的女明星

  作为时装设计师的前辣妹显然颇具天赋。才在纽约时装周做了两季发布,她就获得了主流媒体的多方好评。这一次,她向观众展示了结构细密、剪裁精巧、严丝密缝地紧贴身体的羊绒铅笔裙——高级的质地加上服装的贴合感,这其实正是近几年来她本人的穿衣风格。然而惊喜的媒体却对VictoriaBeckham 表现出了极为宽容的态度,在承认她完全根据自己的形象做设计的同时,《泰晤士报》友善地拿出了KarlLagerfeld 跟她做对照,就好像二者是同一类设计师似的。

  也许为了证明自己是个货真价实的设计师,在整个展示过程中,Victoria都热情地亲自给予解说,展现出她对每个针脚、每条接缝、面料的构造以及对肩垫之类内在“秘密”的了解。你不得不承认,她学得很快。

  “这一次,我们把束身衣作为一件独立的单品来做。我跟客人聊下来,觉得她们很喜欢多个内衣外穿的选择。”她说。对穿着内衣颇有亲身经验的贝嫂做出了质轻而能支撑身体的束身衣,它“不会把你的胸部推得过高——不会那么俗气”。

  裙长也比目前最流行的长度要短一些,就像Victoria 自己穿的那条——只到膝盖。她表示,她发觉这种长度更受消费者欢迎,而比起上一季那种复古的、长及小腿中部的裙子,她自己也更爱穿这一种。

  贝嫂的上一季系列惨遭评论界的羞辱,这一季则一洗前耻,不仅叫好,还很叫座。从Bergdorf Goodman 店到Neiman Marcus 和Selfridges,以及在线时装店net-a-porter.com,她的设计都卖得很好。来自俄罗斯和迪拜的订单数也相当客观。上一季她只卖了400 件衣服,这一季的订货量翻了将近一倍。

  Victoria 的展示会此次设在沃尔多夫大厦酒店的一间套房中——ParisHilton 儿时的家。场景奢华,她展示的23 套服装也相当奢华:一条最简单的连衣裙要价900 英镑,定做的晚礼服则开出了5000 英镑的高价。所有人都认为,衣服不错,就是时机不大对。“我把它们看作一笔不错的投资。”Victoria回应说,“它们的穿着时间应当以年数,而非以季数计。”

  比起贝嫂来,Sofia Coppola 与LouisVuitton 的跨界合作只能算作玩票,从任何方面看,她也完全是贝嫂的反面。不过她却比贝嫂拥有更加丰富的设计经历。早在念高中时,她就曾在Karl Lagerfeld手下实习,后来又在Woody Allen 执导的电影《大都会传奇》(New York Stories)中担任服装指导。1990 年代中期,她还在东京推出了个人服装品牌Milk Fed。而这次为Louis Vuitton 设计春季配饰系列,对她而言是实现了一个儿时的梦想——与其说是成为时装设计师的梦想,倒不如说是做个大人的梦想。“我小时候一心想要长大。我觉得就我这个人而言,40岁的我比少女的我要更贴切一些。”因此,假如你要把这些包袋和皮鞋看作是Coppola 的内心写照,或是她心目中的自己,其实倒也十分贴切。

申请房产抵押贷款需要注意的四点

哪些财产属于夫妻单独所有的财产

商业贷款的时效是什么样的

链家地产推出P2P平台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